<source id="yal3q" ></source>
    1. <sup id="yal3q" ><p id="yal3q" ></p></sup>

      江月年年望相似(115期)

      [ 时间:2013-10-11 15:31 | 作者:林云霞 | 责任编辑:秦昊]
      二四六天天好彩

      江风副刊(115期)

        一双慧眼,静观世间冷暖;一颗慧心,顿悟人生苦乐;一番慧语,言说生命真谛;一支慧笔,记录天地春秋。捧一册书卷,携一枚书签,让我们一起走进轻灵的文字,感受繁华抑或苍凉。


       
      【亲情现场】
       
      江月年年望相似
      监利新教育 史振东
        今年中秋,侄儿在中秋节的前几天回来了一趟。当晚我送他乘车返回武汉,已是十点过了。叔侄俩站在翔宇东大门的马路对面,第一次林林总总地聊及家事。我说到自己一路走来的艰辛与喜悦,侄儿总是极力宽慰着我,他说:“这些我都懂得,作为农村孩子,你和爸爸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真的很不容易。只要熬过这几年一切就好了!”
        侄儿上车时,他用力地在我的胳臂上捏了一把,说:“你回去吧!一定要注意身体啊!”侄儿说的这句话,竟然引发了我内心许多难言的酸楚,那一刻,我强忍住泪水。亲人之间,这些慰藉的话尽管说得很少,但心里都知道彼此是深深地牵挂着的。侄儿这话语,我也曾经与母亲告别时说过。
        后天,八月十七日,就是母亲的生日了,母亲离世两周年的忌日也紧随其后。我思索着:明天还是后天,该带着儿子去老家的公墓看望一下母亲了。这件事儿子也询问过好几回了。学校放三天假,儿子昨天回家后的第一桩事,就是对着母亲的那张大照片不停地作揖、叩首。
        记得上次儿子写作文时,一脸哀愁,总在刻意地避开我的视线。我忍不住问他,他猛地放下笔,伏在书桌上失声痛哭。他写的是《一件遗憾的事》,文中写道:“我知道奶奶真的要走了,可是我却不愿相信这是真的。吃完午饭,只陪着奶奶坐了一小会儿,奶奶不能讲话了,我只能呆呆地望着她。然后,我就回家做作业去了。我想,等我写完作业,再去看她。她还好好地在那里,听我对她说‘再见’。等我下午放学回来也是这样,明天也是这样,天天都是这样。爸爸骗奶奶,说她只是生病了,她会慢慢地好起来的。我也是这么骗自己的,希望奶奶马上好起来。我答应她可以再去学校接我,她的眼睛认不清路了,我会慢慢地牵她回家。可是我才刚把作业本打开,蓉姐姐就跑过来告诉我,说奶奶已经走了。我还没有给她说‘再见’啊!她走的时候,我不在她的跟前……”儿子那一页作文纸上的字迹,已被他的泪水沾染得模模糊糊,我顿时泪水滂沱。
        今年此时,又逢中秋夜。想起了张若虚的诗:江畔何人初见月,江月何年初照人?人生代代无穷已,江月年年望相似。此时,我是极想笨拙地续上这么一句的:年年江月照楼台,岁岁心念各不同。
         
      回家
      淮安曙光初中部11级9班 王志文
        秋来了,万物渐渐凋零。独自走在无人的林阴小道上,阵阵秋风撩起的梧桐树叶拍打着我沉重的步伐。
        怀着最后的希望打开了那封信,见到的却还是:今年工地太忙,在家照顾好你妈,好好学习,我明年一定会回去的。看着这一字不差的话语,我暴怒了:这个骗子!哪年不是这么说的,哪次又实现了?我甩手扔了怀中紧抱的木盒,枫叶从中散落,洒满了一地的火红。我破门而出,对母亲近乎哀求的劝解置之不理。
        “父亲”对我来说,已成为一个陌生的词语,他长年不在家中,我已有几年未曾与他相见。他常寄信给我,信中总会夹上一片火红的枫叶。每次,我都将枫叶小心翼翼地放在一个盒子中,珍藏着。
        徘徊在寂静的街道,回想起刚刚对母亲的态度,丝丝自责从心的缝隙中流露出来。终于,心决堤了!我的脑海里忽然浮现了令我更加惭愧的情景:父亲一人走在深秋的街道上,正向着临时住所走去,心中却惦记着远方的家人。忆起以往的习惯,便从道旁的枫树上摘下了一片火红的枫叶,寄向他日思夜想的地方……
        不经意间又回到家门口,一片桑叶翩翩落下。俯身轻轻捡起,找出手帕,轻柔地将它包裹起来放入口袋。走向家中,母亲在厨房里忙碌。我走进厨房,带着几分哽咽说道:“妈……对不起,我……”还未说完,母亲便打断道:“有什么呢?还不写作业去。”其实,我分明见到母亲泪水快要溢出的样子。
        我嗯了一声便回房了。迎着柔和的月光,打开盒子,火红的枫叶如同一团流光,照亮了我的心。在这流光中,我深深地理解了父亲的心。蓦然顿悟:其实父亲很想回来,但是为了我们,他才没有回家。取出信纸给父亲写了一封信,信中特地夹了一片家门口的桑叶,希望桑叶可以把我的思念带给他。
        那晚,有枫叶陪伴着我,我睡得很香,我梦见父亲回来了。
       
      【小荷尖尖】
       

      走出来真好
      淮安曙光初中部12级12班 朱思缘

        月光如水,那皎洁的月光照在我的房间里,忙碌的我正在收拾开学的用品。
        每年暑假,我都会变为一个彻彻底底的宅男。回味走出去的几次,就像清香的奶茶萦绕在心头。
        走出来真好。户外的温度不像家中那么热,鸟儿们在枝头上卖力地叫着。刚出门,清新的空气霎时涌来,不像家里那么闷。我沿着路走了一圈,发现外面并不是那么无聊。单是小昆虫、小动物就那么有趣:看着蚂蚁搬着大小和自己相差无几的食物摇摇晃晃走着;看着蚂蚱受到惊吓慌忙跳入草丛逃走;看着两只长着大角的甲虫抢地盘,因而另一只把小甲虫掀翻。我都仔细地看着,尤其是甲虫,看着小甲虫被顶翻,翻不过来时,我更是捧腹大笑,外面的世界很有趣。
        走出来真好。看着街头的烧烤,闻着阵阵的奇香,我忍不住了。手起手落,几分钟就吃了几十元,但是我一点都不后悔,因为太……太好吃了。我吃完烧烤,开始和妈妈购物了,我们买了零食和衣服便去了最后一站——漕运广场。在那里我们自由闲逛,看着广场上来来往往忙着健身的人群,感叹户外的世界如此精彩。
        走出来真好,外面的世界多美!

       

      拒绝虚伪
      温州翔宇初中部13级3班 金蕾琪

        小时的懵懂随着年龄的增长离我们远去,随之而来的是长大的成熟。我发现,越长大,就越拒绝虚伪。
        某天,家里来了几位客人,奶奶叫我:“蕾琪,快去沏茶给客人。”“哦。”我懒洋洋地应付着,转过身去厨房沏茶。
        不一会儿,我端着两杯热气腾腾的茶出来了。还未走到门口,就听到房间里的对话:“唉,你孙女真乖!”“你家孩子不一样吗?”我愣了一下,还是推门走进去了。奶奶拉我坐到沙发上,让我坐着陪客人。她们又聊起来了,其中一个年纪大一点的说:“小孩子现在要读书啊,不读可不行,不然长大后就像你们一样,只能种种田,做个‘睁眼瞎’。如我,就不一样。我知识比你们丰富啦……”其他人“嗯嗯”地附和着,有一个甚至说:“是啊,你知识最好了,有不懂的我们还要请教你呢!”这一句马屁拍得那一个年纪大的心花怒放,她开始继续她的长篇大论。
       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,锁上门,躺在床上,心里十分纠结:哼,那些人的话说好听点就是恭维,把它华丽的外表剥掉就是拍马屁。谁不知道发表一堆废话的那人是个文盲?拍她马屁有什么意思?再说了,为什么要拍马屁?想到这,我心里越来越抗拒。因为有了虚伪,人与人之间有了一层若有若无的间隔,因为有了一层虚伪,真正的友谊变了色。
        长大是一个神秘莫测的词。你不知道它会给你什么,你也探测不到它给了你什么,但是我知道,长大,会给我披上虚伪的面纱。所以,我一定努力保持,不要穿上它。我要长大,但我要拒绝虚伪。
       

      【一枚书签】

       

      那朵茉莉,在指间绽放
      淮安外国语11级10班 王霈萱

        母亲是江南的女子,在青砖黛瓦的窄巷里长大,有着水乡女子特有的温润与典雅。可是她遇上了父亲那个粗犷的北方大汉,来到了这座淮水安澜的城市里,孕育了我。
        小时候,我眷恋她的臂膀,习惯于她的温柔与体贴,可是长大后,当我亲眼目睹她家长会站在老师面前,窘迫得像个孩子,红着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时,她细腻的吴侬软语在我心目中便成了懦弱的代表,她无微不至的关心更只能引来我的厌烦与不屑。
        这些日子,班级里突然流行起了书签,是皮革绳带着一块铜制的小挂坠,英伦的复古风,很是好看。班里几乎每一个同学都有,我便求着母亲也为我买一个。可谁知她只是浅笑:“囡囡,那个不好,会掉漆的,哪天我亲自为你做一个吧。”没想到一向宠着我的母亲居然连一枚书签都不愿满足,我气愤地摔门走进了书房:“不买就不买,别拿这理由搪塞我!”厚重的一扇门,从此成了我们心灵之间无法逾越的隔阂。
        深夜,窗外的灯火一盏盏熄灭。皎洁的上弦月撒下清冷的月光,照在未眠人的心上。经过母亲卧室时,发现门缝里竟然还透着一丝光亮。我轻轻地旋开门把,柔和的灯光下,母亲再次拿起了多年未碰的针线,弓着背绣些什么。她眯着双眼,费力地辨别两针间的距离。她的身影笼在一片橘黄之中,那么美好。时光带走了她的青春,连她的双眸也不再清澈如初。一条一条不经意间被岁月刻上的皱纹无不在诉说她的苍老,就连往昔最擅长的刺绣如今也只能笨拙地摸索。都怪我太残忍,让她为我繁忙,为我老去。我轻轻地带上房门,怕自己的泪水会在下一秒决堤。
        清晨,她欣喜地将我叫醒,布满血丝的双眸温柔地看着我,递给我一枚绣制的书签,那是她一夜的心血。洁白的绣布下方,绣着两朵小小的茉莉花,粉蓝的细线勾勒着舒展的花瓣,层叠的白玉片之间,依稀可以辨别低垂的花蕊。花旁,是她隽秀的字:“世间有百媚千红,我独爱你那种。”书签下淡黄的流苏轻轻晃动。
      那一刻,泪水,狠狠地砸在了我的手臂上。

       

      夏末的记忆
      淮安外国语11级10班 夏颖

        细细碎碎的阳光慵懒地歇在木桌上,暖了那静静躺在桌上的书签。
        那是一枚精致小巧的书签,正面是大片大片的缤纷烟火,背面有你的留言——让时光铭记。清秀的笔迹,让我一看到便想起你的如花笑靥。那亦是一枚让你我结缘的书签,它见证了你我的友谊,标注了时光的印记。
        那年夏天,我爱徜徉于一条幽深恬静的小巷。小巷中有一家书店,不仅卖书,也卖各种各样的小玩意。我不经意间注意到了角落里的一枚书签,那大片大片的烟花引我久久驻足端详。“同学,麻烦让一下。”是你,拿起那令我痴迷的书签,准备付款。片刻的愣怔,我连忙冲到柜台,请求你:“能把这枚书签让给我吗?”你嘴角向上弯起一个优雅的弧度,狡黠地对我说:“不好意思哦,先行一步了!”那一抹笑靥,印在我夏末的记忆中。
        那样的一枚书签,开始了你我的相识时光。见你出了书店,我也冲了出去。你并没有因我煞费苦心而把书签让给我,但我们因此成了朋友。你我两家离得不远,此后,我常常去你家串门。我们一起读书,一起谈笑,渐渐相知。你常常用那枚书签夹在书中标注你最爱的篇章,那时我总让你赠予我,你却一如既往地用一抹笑靥温柔拒绝。你说,你要好生收藏着,因为它是让我们在似水流年里相知的使者。那样的一枚书签,承载着我们的欢笑,记录了我们相知的美好时光。
        有人说,离愁是石墙里盛开的白花在煤灰冷雨里缤纷自落。你因父母工作需要而搬迁。分别前你把那枚书签赠予了我,上面写着——让时光铭记。是的,就让这枚书签夹入时光这本大书,让你我友谊地久天长。
        亦是一个阳光窸窣的日子,我伏在桌旁,对着那枚书签凝神静思。想起昔日你用这枚书签标注最爱的篇章,我想,你我的友谊亦是一枚时光的书签,清晰地标注着那些个岁月里的最美时光,永不老去。

       

      干枯的卡片
      淮安外国语11级10班 赵志文

        天空上小马驹般的云彩,欢腾地越过那片树林,躲在楼宇后面偷偷地张望我们。有那么一瞬间,我认为蓝天是自由的象征,却又是可望而不可及的。窗边的风,撩起我迫切的心情。一学期的最后时光就这么在光影流转中画上了句号。
        放假的热情的确难耐,小组同学草草收场,只留下我一个人一板一眼地在扫地。望着即将分别的教室,一丝酸楚涌上心头。这里有我们的汗水,有拼搏的斗志,甚至连那盏破损脱线的电灯都成了不可替代的回忆。一年之后,它又将目睹怎样的别离呢?风呼呼吹过,好像在低诉变迁的岁月。
        路过班级书柜时,一时心血来潮,想带走几本书。当我随意翻开一页时,一张干枯的读书卡片赫然出现在眼前,上面写满了借书同学的名字与寄语。其中大多数人,估计早已离开母校多年了吧。这么一张书签,穿越了岁月漫长的洗礼,又一次在墨香间绽放。
        它像是被深锁在一个箱子里,但终究有一天会有人打开箱子,拂去上面的灰尘,对着天光举起它。可以想象,在一个明亮的早晨,它被用蘸好了蓝墨水的钢笔一笔一画地书写;它也同样被别人慨叹这份不期而遇的惊喜。它让我惊醒,在浮云般的生活中,究竟什么才是拥有。不如做一枚承载了美好的书签,向着未来。
        窗边的风一点一点地泻入,将桌上的书拂做一株盛放的花。廊间人影寥落,收好书包,告别。我也只不过是那枚书签的匆匆过客,不是吗?正如海子所说:永远是这样,风后面是风,天空上面是天空,道路前面还是道路。
       

      【人物绘像】

       

      我的班主任
      温州翔宇高中部13级4班 叶曾超

        升入高中的时日不多,可对班主任的印象已十分深刻,原因无他,只因为其鲜明的形象与浓厚的存在感实在令人难以忘记。
        班主任姓李名学忠,听起来就让人有一种“李家自古出忠良”的豪迈之感,而他的相貌也一如他的名字般豪迈:圆脸大耳,双目炯炯有神,浓眉犹如狼毫所画,嘴唇厚重饱满,鼻梁踏实,再加上他那潇洒的长发,整体就与某位曾坐在《中国好声音》导师席位的内地著名歌手颇为神似。班主任最异于常人之处的还在于下巴上排列得紧紧密密的胡碴儿,那叫一个漆黑硬直,好像一根根短小的黑色钢针,看看就让人感觉被扎得刺痛。
        除去因个人爱好而蓄的胡渣外,班主任给人最大的感受就是干净——他的胡碴也是整齐的,仿佛是每日修剪之后,才显得如此硬朗。我们每次见到他,他都身着一件干干净净的素色衬衫,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,一根墨黑色的皮带,衬衫底的衣料服服帖帖地塞进牛仔裤。他的衣服干净里透着一股崭新劲儿——就连跑操之后,还是整齐依旧,干净依旧,那双灰白色的运动鞋也不会沾染半点尘土。
        与班主任鲜明的个人形象相比,就是他独特的授课风格了。他的声调时高时低,音量时大时小。他的声音时而如野蜂采蜜,语速极快,音量不大,却足以让每个人都听见;时而如刺破黑夜的一道惊雷,一下子便震慑住整个班级。他的声音有一种魔力,仿佛一双大手拉扯住你的神经,将你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,容不得半点分散。
        这几天来,我对班主任已是既敬佩又感激:敬佩他在教育事业上的成就,感激他这几天来悄悄流露的关怀。他好像一场大雨,看似气势宏大,却只是为了滋润我们。
        有如此一位与众不同的班主任,我真挚地希望能在往后的时光里与他能有更深入的沟通。
       

      【繁星点点】

       

        所谓青春,是那辆梧桐树下的自行车,随时等待出发;是那只在屋顶小憩的白猫,简单自由;是那朵绽放在幽夜的昙花,诱人却短暂。

      ——温州翔宇高中部13级1班 张茜蒙

       

        可能生命就是这样,不去想最后的结果,趁现在还年轻,向前走,向前看,寻找那属于自己的一片天。

      ——温州翔宇高中部13级1班 朱林意

       

        我坐在草地上,闻着青草的芳香,让我忘记曾经做错的事情,遗失过去。我只想做好眼前的事,不让将来留下遗憾。

      ——监利新教育11级25班 来宇航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0
     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,培育走向世界的现代中国人!